全国服务热线:
kok最新
国家建筑标准设计
拥有专业的编制管理队伍
021-32080097
Shanghai Guanghua building planning and Design Co., Ltd.
X
/
kok最新中心
新闻中心
kok最新:10个优秀民宿设计案例
来源:kok最新平台下载 | 作者:kok最新版 | 发布时间: 2022-09-28 07:47:46 | | 分享到:

  石门半山酒店地处少华山中段,坐北朝南,群山相夹,山体高悬。主体为三栋三层小楼,品字形排布,之间由阶梯回廊连接。

  中厅和西面楼体之间加建SPA中心和汤池、泳池。餐厅独立于三栋主体楼东面,也是三个建筑体,由玻璃回廊相接。总共六栋小建筑依山势西低东高顺次排列。

  在一层加出的挑廊承托下,二楼也加建出钢结构观景露台,更好地与户外产生接触。

  东西两栋建筑面南方向,每层之间有个小退层,利用此结构的可塑性,加宽每层房檐,强化这种错落,使建筑更具舒展性。加出来的这部分面积形成观景房的户外露台,直面山景。

  密排的木条格栅使用在露台顶面,栏板,建筑外墙。这在建筑立面上能过滤光线,形成薄纱感,产生微妙玄秘的情境,跟石头的厚重产生对比。同时木栏栅遮挡保护室内的私密性。

  从室内往室外看时,倾斜的挑檐与木格栅形成取景框的效果,将对面的山景横向框取。视线里的景物显得尤其单纯静谧。

  这些石头呈现出不同观感、质感、触感,产生不一样的情绪表白,引导整个建筑本体自然发散出它应该发生的气息。

  设计通过30多扇各自不同的“窗”,以及窗内外的风景与生活,建构了一个回归到简单逻辑的方盒子建筑。人与大自然的关系也通过在“窗口”的行为产生了更本质的连接,一所“窗之家”就这么诞生了。

  通过长长的山路慢慢接近建筑,两侧的竹子又将建筑藏在了后面。只有当山路尽段,竹林结束的地方,通过两扇竹门,建筑才豁然开朗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这也成了为场地设计的第一重“窗户”,称之为竹之窗。

  建筑整体呈L型,环抱着基地上挖山过程中挖不掉的大石布置。建筑置于一个基座之上,被稍稍抬高,使得建筑中人的视线,避开纷扰的周边建筑。推拉门正对着远处连绵的山峰,多少也有一些“开门见山”的趣味。

  在中间的房间,飘窗形成了精致的取景框,过滤掉周围的杂乱,只留下远山入画。

  屋顶露台仿佛是朝向天空的窗子,提供了360度的全景。近处的房子全都看不见了,远山净收眼底。

  项目位于浙江省舟山市嵊山镇,当地民宿类项目有明确的执行手册,对总面积,每层面积,建筑高度均有限制,乃至对建筑风格也有所限制。进而造成建筑造型以及空间打造均极其受限。

  嵊山岛作为中国最东边的有人居住的岛屿,空气潮湿,时有大风乃至台风,建筑选材受限,运输成本以及人力成本均较岛外有大幅上升。业主姐弟希望面积尽量用足,尽量每个客房要有不同的感受,并且每个房间都要有尽量多的看海界面;希望至少能打造成舟山地区排名前列的民宿项目。

  在概念设计沟通方案方向阶段,提供了十余概念方案供讨论,业主最终选择了这个几个体块咬合的方案。

  项目本身其实面积不大,建筑只有四百平方左右,场地相对岛上其它民宿项目,用地会稍微宽松。方案通过拉长上山路径,以及将院内路径弯折,适当拉长客人入住的行走路线,沉淀心境,增加客人对入驻民宿的期许。

  鱼乐山房是杭州临安太湖源的一对农民夫妇在自有土地上经营的老牌农家乐。经营十多年来积累了极好的口碑。

  但由于淡旺季巨大的接待量差距和较低的客源素质水平二人决定对山房的物理空间进行改造,并为客人创造更好的度假居住体验,让山房完成从农家乐到“高端”民宿的转变。

  改造中,设计师保留了原主入口的位置,将它藏于一道台地与道路之间的新增影壁墙之后。再将原本垂直于台地的台阶改造为平行嵌进台地边缘的折跑阶梯,置入重新整合的现代木构廊架之下。

  大堂前的浅水池构成了静院的主体。它既体现了 “空”——接近无物的禅意,又将山林与天空在咫尺间倒映,让人在压低的檐廊下更多看见的是其在水中与用原建筑屋顶的瓦片铺就的池底相映衬的虚幻倒影,一种太虚幻境的山水意境被宁静的一亩方塘激发出来。

  人在水院东西两侧的视线都被压向水面和对岸,水岸的茶亭、敞廊与山林天空一起倒映在水中,成为画面的主角,水平性的体量遮挡着外部的干扰,配合着平远的山林视野,将外部的山景与内部景观缠绕交织。而四层的主体建筑则因压低的屋檐遮挡而迟迟不能看见全貌。

  从茶亭中看,这层界面在木柱后方,如织物般将内院的水色天光过滤,在内部地面与屋面上投射出细密的光影,水院景色呈现为一种边界模糊的梦境。

  顶层走廊西端的原前后四间客房合并,设置为拥有三个阳台,三面山景的尽端式超大套间,加上场地内临省道的原辅楼二层内设置的溪景套房。

  朴里精品酒店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普者黑村,距离昆明高铁仅需一小时,湿地景观与喀斯特岩溶地貌相结合,拥有全国最多的荷花品种。

  设计没有采用本地建造普遍使用的院落布局。院落布局中,客房大多向内院开敞,客房单元之间相互干扰,而且部分房间必然朝向内院或村道,景观体验并不均好。项目地块朝向普者黑荷花水面大范围开敞,拥有270度的景观资源,若采用院落布局即是对资源巨大的浪费。同时院落布局的功能分区往往为竖向叠加,通常公共区域在一层,客房叠放在二层以上,公共区域仅仅满足功能需求、面积局促,空间舒适性较差,且动静区域相互干扰。

  公区部分从外到内分为入口庭院-大堂-中庭院-餐厅-厨房。从东侧主入口进入口庭院,对景一簇翠竹,经景墙一转进入大堂,大堂内外通透,可以望见中心庭院与餐厅。大堂和餐厅两部分面向庭院方向可以完全打开,以全玻璃折叠推拉门分隔。

  客房部分的东西山墙采用了复合的土坯砖墙面做法。土坯砖由本地工匠采用传统工艺取土、脱模、晾晒,待建筑主体土建完工后逐层砌筑并锚固在墙面预留的角钢上,增强两层材料间的整体性,而土坯砖本身良好的热工性能也对建筑保温隔热起到了辅助作用。

  设计希望在“新”的公共部分中依然有“旧”的故事延续,我们把周边民居拆迁遗留下的废旧木楼板搜集起来,经过表层处理后,密拼在中心庭院的对景墙面上。旧木凹凸不平的肌理和深浅不一的颜色,营造了区别于土坯砖的另一种乡土体验,塑造了建筑中一处极具故事性的环境空间。

  我们认为客房更大程度上是一种产品化的空间。为保证每间客房都向景观最大程度的开敞,阳台采用三扇推拉门,天气晴好的时候可以完全打开,客房、阳台和自然,室内与室外完全贯通。二层东西两侧客房山墙开设一米见方的景窗,将远山与荷塘的景色以框景画面的形式呈现,与落地窗形成了不同的景观视觉体验。

  该项目由一群重庆当地人发起,目的是为了满足人们对民宿文化和“慢生活”日益增长的需求,这种需求仍在增长,并与当今中国快速节奏的城市生活、工作模式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原建筑的景观,营造出轻松惬意的室内外空间。这里设有可供家人朋友聚会,个人体验或工作的起居室、小餐厅、六间风格各异的客房和棋牌等活动室。

  本项目设计了两个侧翼体量,分别向树林延伸出室外平台,在平台之间导入自然环境中的小溪流,将其放大设计成景观水体,通过此类简单、刻意的处理手法对这种分离的微妙之处进行丰富的阐释。

  如何利用对自然的景观视野一直是设计的切入点,每一个空间都具有对从近景建筑到远景树木山林的独特“框景”设置。

  人类的生活融入于自然之中,也安居于“庇护所” – 这是亘古不变的人类生活条件,中国传统的经典画作也常表现其林中别院的意境。可渗透的建筑边界将弥散至周边环境,细致的框景置入兼顾外部景观视野及内部使用功能。

  这间酒店的建筑本身不走寻常路,犹如一朵“几何云”,悠悠地飘落凡尘,于山野之间专门来度化身心疲乏的都市人。

  酒店所在的安吉龙王村,有着200多年的造纸历史,而酒店的前身也是当地一间颇具传奇色彩的造纸厂。

  于是,酒店的设计师取“山间浮云”为灵感,一并融入龙王村的造纸文化,“折”了一间颇具未来感的现代化建筑出来。

  不规则的建筑外观,和大名鼎鼎的迪拜帆船酒店同款的白色覆膜,在林间竹海的背景之中显得格外瞩目,而酒店本身也成了一座新地标。

  建筑的外观给了初见时的惊艳,而走进含云山奢,你更会惊奇建筑原来是“会流动”的。

  大量选用安吉当地盛产的竹、木,纯天然的原材料触手生温,建筑的肌理和大自然通过这种方式变得更加紧密。

  全靠匠人手工造型、拼接出来的天花板,好似山间清风吹动了建筑的纹理。就连台阶都被设计成层层推进的海浪状,仿佛忙不迭地将你推向度假的高潮。

  白天清风拂面,夜晚星空几净,抬头就是满头星辰,山里的晚上居然可以这么浪漫!

  别致的不规则泳池,好似“天生”镶嵌进竹海之间的一颗绿松石。池水、溪水、竹海、星海,把巴厘岛式的野奢度假搬来了家门口!

  室内空间简洁舒适,独立的室外楼梯保证了独立的私密性,楼顶的泡池和私家露台让山色无处遁形。

  开民宿,最重要的是选址,选址不仅要有独特的自然资源,还需要考虑与周边休闲景点的出行距离。

  栖香记遵循的是北欧简约建筑风格, 两幢白色别墅,掩隐在四周的绿色之中,大面积玻璃窗,朴素而翩然。

  夜间,暖色的灯光从玻璃窗透出,散发出晶莹的光芒,将周边景致烘托的如梦如幻 。

  客房命名灵感来自门前的两棵百年香樟树,听风、暗香、疏影、映绿…每一个名字都富有诗意,每一间客房都能见到不同的风景。

  栖香记的室内装修大量的使用了清水混凝土、铝合金、原木这些环保材料,不会造成令人担心的装修异味。

  白色围墙围合而成的栖香记大院面积超过1300平米,且户外配有一个标准游泳池,草地上架上烧烤炉,开启音响,就是一场生动的泳池趴。

  B幢的二层是一个书吧区域,大面积的落地窗,将满目翠竹景色引入室内,令人顿感放松。或躺或卧,亦或是从书架上随意抽本书翻阅,都能在此度过一段惬意的时光。

  山泽居房车自驾营项目位于西藏林芝米林县城境内,项目基地在雅鲁藏布江扭转形成的一个驳岸上,岸对面的沙洲生长着成片的柳树林,四周是延绵不断的雪山群。

  设计概念建立在尊重西文景观及自然景观的基础上,挖掘景观与建筑的密切关系。设计师保留了场地内的古桃树林,利用及梳理场地内零碎的石块,与新的房车道路有机结合在一起。

  营地南边临雅鲁藏布江旁的场地,借鉴藏族地区特有的“玛尼堆”手法,通过模块化的集装箱体叠加化解场地竖向高差,形成一个与地域、场地紧密结合的大型地景。

  链接集装箱营地与雅鲁藏布江景观的无边界水池,既在园区场地内形成水景,又完整的倒影集装箱体建筑与远端马热帮山与雪嘎如戈雪山景观,水池中的下沉休息空间与边缘木平台,木台阶坐凳提供观景、交流、休憩的景观功能。

  结合临江场地树林空地间的高差,以防腐木平台构建多层级的帐篷营地,眺望雪嘎如戈山与雅鲁藏布江景,仰望高原地区独特的浩瀚星空。

  「安之若宿·山」是一家新锐精品民宿,位于腾冲和顺古镇,坐落在一条由古镇延展出来的繁杂老街上。基地是一纵狭窄而又曲折的山坡及一片山顶上的地块,平面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倒「L」形。

  面对沿街立面的分毫必争,我们选择一种与世无争的姿态,以退为进地去寻找建筑的空间和尺度。入口被隐藏,立面被消解,屋顶的“存在”也被重新定义。

  屋檐与地面之间微启的入口,将旅人引入室内的一个「另世界」。在这里,屋顶、墙体、立面和地面的界线被模糊,空间是一个“场域”而非被传统梁柱切割的“房间”(Architectural Field vs. Architectural Room)。

  建筑内部的功能和动线逐一应对山的走势,餐厅、酒吧、表演、茶台、阅读、文创,顺地势依次排开,上下相连。时间被纳入场域之中,活动的场景在不断的发生、互动。

  我们置入了一把“天梯”去应对场地自身20米的巨大高差,从市井街巷直通云霄,总共133阶,让整个上山过程充满了“问道”的仪式感,也让上山过程变的清晰。

  更重要的是,天梯也成为了串联横竖两幅场地的核心线索,增强了场地的关联性和整体性。连接天梯的顶端是另一条穿梭于山林间的“飞廊”,把回房的动线架空于山中,光影的交错好比山间的一涧溪水,呈现出山林应有的姿态。

  「安之若宿·山」的十五间客房运用2.5维建筑手法去应对复杂的场景关系,寻找最佳视觉景观面。进入客房,墙体多维度延展的几何趋势,和低浮在地面上的家具物件,把视野和焦点推向窗外的四时风景。墙、床和浴缸的角度位置互相交错,引导身体的挪移和视线的转换,捕捉多维度的景致和记忆。

  从进入「安之若宿·山」开始,时间不再是线性发生的,空间也不再是规矩方正的。2.5维,不是被动套用经验,而是用微弱的界线,构建新的视觉记忆,提倡关于体验和感知的可能性。这就是我们想定义的「大美不言,安之若宿」。